《农艺女孩专栏》贪婪还是永续黄牌之后,远洋渔业何去何从

899 2020-06-10 677
《农艺女孩专栏》贪婪还是永续黄牌之后,远洋渔业何去何从【贪婪还是永续?黄牌之后,远洋渔业何去何从?】

1. 欧盟为什幺给了台湾黄牌?

《欧盟 2010 年起抵制 IUU 捕鱼行为》

自 2010 年 1 月 1 日起,欧盟实施《捕鱼追溯条例(Catch Certificate Scheme)》,重视渔产品的可追溯性,并对不能有效打击「非法(Illegal)、未报告(Unreported)及不受规範(Unregulated)」的「IUU 捕鱼行为」的国家进行审查与管制,试图阻止来自非法渔船或不合作船籍国的产品进入欧盟市场。

《2015 年欧盟发给台湾黄牌》

欧盟执委会(European Commission)在 2015 年 10 月 1 日就认定台湾渔业充斥这些行为,违反联合国所制定的「预防、制止和消除 IUU 国际行动计画」(IPOA-IUU)的相关规範,因此对台湾远洋渔业做出「黄牌」警告,并进入谘商期,给予 6 个月之观察时间,届时若仍未改善,将可改列为「红牌」名单。

2. 如何解除黄牌?

若要脱离黄牌名单,欧盟提出立法、执法、以及改善海内外实际作业管理方式等要求。

因此,台湾除了在 2016 年修订「远洋渔业三法」外(包括《远洋渔业条例》、《投资经营非我国籍渔船管理条例》修正与《渔业法》部分条文修正),也经常与欧盟视讯、书面交流往来,渔业署也于 2017 年设立「24 小时不间断监控中心」,并建置 VMS「渔船监控系统」、增聘观察员至全球港口执行观察记录任务,相关预算从 2016 年的 2 亿,提高到 2018 年的 4 亿。

但对于台湾政府所谓的「积极改善」,欧盟的看法却不同,2018 年 3 月欧盟官员再次来台时,仍将台湾渔业维持在「黄牌」名单。

理由是欧盟官员认为,台湾相关法规、硬体设备虽皆已到位,但「执法」面仍不甚理想,其中关键点就是在欧盟官员 3 月访台之前,渔业署并未开出 6 百万以上的「重大违规」罚单,多半仅对情节轻微的渔船开罚。

3. 苛待渔工,滥捕保育类,国际之耻。

「福甡 11 号」剥削渔工,全球首例

2018 年 7 月,台湾渔船「福甡 11 号」在南非开普顿港被扣留,成为全球第一起因违反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(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, ILO)《渔业工作公约》被扣留的「世界首例」,船上渔工指控业者苛扣薪资、生活环境不佳,也让台湾渔业剥削渔工情形再次浮上檯面

「金昌 6 号」滥捕保育类鲨鱼

渔业署同时公布「金昌 6 号」违法滥捕平滑白眼鲛(黑鲨)及汙斑白眼鲛(花鲨)的指控,并对船主、船长罚锾 1,140 万元,且收回渔业执照 6 个月及船长渔船船员手册 6 个月;而「福甡 11 号」除剥削渔工以外,是否也与「金昌 6 号」一样有滥捕的情形?渔业署表示,根据渔工、船长访谈内容,指出福甡的确有捕捞丫髻鲛类,及少数狐鲛、花鲨等禁捕鱼种,但可能都已丢弃处置,并无蒐集到确切证据,于是仅就渔船没有详实填报渔捞日记,开罚一百万元。

4. 割鳍弃身、非法捕捞,恶名昭彰

2015 年欧盟祭出黄牌警告后,国际环保组织「绿色和平」却发现台籍渔船「顺得庆 888 号」,于太平洋公海上进行无照捕捞,更非法捕捉保育类「黑鲨」、濒危「鼠鲨」等,甚至将鲨鱼「割鳍弃身」,也就是渔民为了带回更多的渔货,将鲨鱼的鱼鳍割下后,将鱼身丢弃回海中。

绿色和平表示,顺得庆 888 号船上除了有非法捕获的鲔鱼外,更发现三袋共 75 公斤的鲨鱼鳍,数量明显与渔获记录的三只水鲨不符,且违反了台湾渔业署「鲨鱼鳍不离身」的规定。其次,在绿色和平观察员的询问下,船长也坦承船只并未获得相关捕捞许可。当时该船渔获计有黄鳍鲔 136 尾、大目鲔 283 尾、长鳍鲔 58 尾、黑皮旗鱼 22 尾、鲨鱼类 5 尾及其他鱼类 77 尾;数量实与该船作业情形纪录表登载数量差异极大,显有未详实填写纪录的情况,已严重违反远洋渔业相关规定。

5. 渔民陈抗,有那些诉求与国际共识相违背?

◆ 渔业劳动不宜适用劳动基準法,应另订渔业专法规範。
◆ 一般组渔船,可转为季节性捕鲨组渔船。
◆ 放宽鲨鱼鳍身不分离规定。

6. 台湾 2015 被发黄牌后,还有哪些重大违规事件?

◆ 金昌 6 号渔船捕捞中西太平洋禁捕黑鲨及花鲨共约 37 公吨。
◆ 进吉胜 10 号渔船未经许可从事远洋渔业及违规进入他国海域作业。
◆ 连吉胜 62 号渔船未经许可擅自于港口卸鱼,规避检查。
◆ 今隆发 32 号渔船大目鲔渔获回报严重不实,抓 9.4 吨只报 3.2 吨。
◆ 福甡 11 号渔船未依规定详实且正确填报丢弃禁捕鲨鱼物种。
◆ 德允渔船于 2017 年捕获大目鲔渔获量 27.9 公吨,已超过该船当时大目鲔许可配额 22.8 公吨,且被查获后仍继续捕捞该鱼种,总计当年该船大目鲔渔获量高达 43.3 公吨,已远超过许可配额将近两倍。

7. 黄牌不解除,升级红牌将重创 500 亿产值

不吃鱼翅、保育鲨鱼既然是国际共识,滥捕保育类鲨鱼、未经许可进入他国海域、捕捉鲔鱼超过配额、渔获种类数量申报不实、外籍渔工劳动环境恶劣等等恶习劣迹,都让台湾的国际形象蒙尘,无法解除黄牌。

一旦台湾由黄牌处罚升级成红牌,就可能面临贸易制裁,届时台湾渔获将无法输入欧洲,每年渔获贸易预估将损失新台币 70 亿元,除此之外,台湾渔船也将无法再进入欧盟港口停泊,倘若美、日等国也跟进制裁,将可能影响台湾渔业年产值 500 亿元以上,届时远洋渔业将何去何从?

台湾是个依赖海洋生存的国家,但我们究竟是贪婪之岛还是永续之岛?渔民该如何与海洋资源共荣共存?都是我们都该进一步思考的问题。

参考资料:

欧盟给出的黄牌与台湾的IUU捕鱼行为

台湾渔业解除黄牌失败

台渔船遭控捕鲨「割鳍弃身」 恐遭渔业红牌将重创 500 亿产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