宅女师谢嘉惠‧拈筝养性

190 2020-07-03 126
宅女师谢嘉惠‧拈筝养性一轮明月,四壁清风。这是宅女谢嘉惠挂在“笑琴斋”墙上的一副对联,折射出斋主个性的清雅。作为一个古筝师,她的学生从5岁到60岁都有。对这份看起来“前途无亮”的工作,她爱之,惜之。谢嘉惠给人第一个印象,就是个气质美女,柔柔弱弱纤纤细细的,说起话来也轻声细语,让人忍不住打从心里疼惜她,她的职业是就是个古筝师,主要私授古筝。踏入嘉惠的家兼授课室“笑琴斋”,总会先被大厅的古筝吸引了目光,再往里面探头看,墙壁上挂着一副对联:一轮明月,四壁清风。毫无理由的,突然会心一笑,这是多幺高的一个境界啊!嘉惠的履历表上写着:古筝指导师及演奏家、曾获第七届全国华乐节独奏大赛弹拔组(古筝)一等奖、中国江苏省音乐家协会古筝八级、中国南京大学新闻系学士、先后师从“快速指序技法”创始人赵曼琴老师、古筝演奏家陈雯、陈国兴及张丽冰老师,亦或接受南京艺术学院涂咏梅教授指点。可是要嘉惠自我介绍时,她却笑着说:“我是个32岁的女人,是个素食者,我总是说我是古筝指导师,生活总是给人的感觉过得太悠哉,一点都不像个卅多岁应该拼搏的中年女人,我倒觉得我自己像个退休人士,比一般人提早了20年退休了。”教古筝,不会让嘉惠有太大的压力,闲暇时间,她也不喜欢出门,能够窝在家里就窝在家里,一个人怡然自得,和学生以茶当酒的对饮畅谈,在她的空间,她的温室,她的笑琴斋。人前演出拘谨‧玩华乐者不够放?“我一直很想把笑琴斋打造成一个不只是让自己练习古筝的地方,而是一个公共空间,给我的学生、给有兴趣学古筝的人,甚至是喜欢华乐的人,一起来这里,当成自己的一个天地,大家一起来练习古筝,喝茶或者风花雪月,你可以弹你的乐器,我玩我自己的古筝,或者一时兴起就来个合奏。”笑琴斋,这个名字,有一种笑傲江湖的气势胸怀,嘉惠笑言,她也希望自己能够做到这样的一个境界。嘉惠拥有很多学生,可是依然还有部份的学生因为对弹古筝没有把握,所以都无法放得很开,包括不敢在公开的地方表演或者不习惯在人前演奏。“古筝是一种兴趣,当兴趣来玩,就好像学西洋乐器的,拎起一把吉他就在人前自弹自唱,可是华乐却不行,也许不是不行,是玩华乐的人不够放。”在笑琴斋,一切都是那幺的自然随意,每一个人,都可以坐在古筝前,轻轻的弹奏一曲,或者坐在角落,喝着嘉惠递上来的好茶,在悠悠筝韵中,怡然自得地谈笑华乐音域广阔‧由内而发动人心谢嘉惠是个古筝指导师,可是她对“音乐中心”这四个字却特别的反感也特别的抗拒。她非常讨厌规律化地上课一小时,安安份分地看着学生弹古筝,指导了技巧,时间到就拍拍屁股走人,这样的教学法,对她而言,是一种没有感情的教学法,而音乐,却需要大量的感情。“以前我上古筝课的时候,只有半小时,每次到了下课时间,我都很希望能够继续黏着老师不走,可是没有办法,下一个学生已经在等着,总不能赖着不走?所以现在轮到我成为人家的老师,我都儘量把上课时间编排得有弹性一点,学生来到这里,可以先和我聊天喝茶,有时甚至聊到忘我,聊完天,上课时间也结束了。”因为有这样的老师,所以笑琴斋的学生之间的感情都很好,下课了大家都还留在斋内,也没有打扰任何人,只是静静地陪伴着彼此,或者分享分担。在嘉惠的众多学生中,年纪最小的只有5岁,而年纪最大的,则是个60岁的阿嬷级人马。“很多人都是先学西乐的钢琴,有了钢琴的底子,学起古筝来就比较容易掌握,可是华乐的要求较趋向于由内而发的情感,从西乐到华乐,总会有点阻滞跨不过去,西乐只要把音跟音弹出来连接起来,就变成一首曲子,可是对华乐来说,音跟音的联繫,变化更多,要掌握得更加的细緻,才足以表达你自己,不然一首华乐曲子就很难弹得很好听。”情感表情能训练‧小孩成机械人音乐是一种由内而发的情绪表达,当一个人经历多了,弹出来的音乐感就会截然不同,可是近几年来,许多玩音乐的孩子,已经变成一种“机械”,感情是否由内而发,很容易就能感觉得到,可是这也能够训练出来。“现在中国很多小孩,玩音乐已可以玩得出神入化,且不说他们的音乐感,我先说他们的技巧,他们的技巧甚至可以超越前人,当小孩掌握到那个技巧后,就开始被训练怎样有前人的感觉,情感该如何由内而发。在中国,看小孩上课是很可怕的,无论是表情、情感、情绪,都可以训练,譬如你在弹第几段的时候,表情应该怎样?头应该往哪里摆放?你的眼神应该流露甚幺样的情感都能够学习,所以很多时候看到中国小孩表演,你也会大为感触。”谢嘉惠忆述在中国亲眼目睹的实况。然而,在这样的机械式训练下,那感动,能直达内心深处吗?还是连演奏的小孩,也不知道何为喜怒哀乐,却被训练得知道甚幺时候应该做甚幺表现,到底是人的悲哀,还是社会的过失?出国游只选中国‧情迷中华文化谢嘉惠有很深的中国情意结,从小就热爱中华文化,无论是碗碗碟碟还是乐器服装,她都对带有中华文化气息的东西爱不释手,她甚至以为,自己前世一定是在中国生活的人。在中国唸书的那几年,是她最悠游自在的,毕业以后,每一年,谢嘉惠总会出国旅行,而她旅行的目的地,就只选择中国。“我甚至以为,我会成为一个中国媳妇,事实上我的确和一个中国男人谈了一场恋爱,可是最终还是因为不适合而无疾而终。”现在的嘉惠,有个深爱她的未婚夫。她很庆幸地说:“他是玩二胡的,但那不是他的全职,他只是业余性质在玩,可是他玩二胡的时候,是很开心的,只要拉起二胡,身边的人还没有开始陶醉,他就自己先陶醉在他的二胡乐声中,当初我就是被那一股神情深深地吸引着。”农曆年工作满档‧吃不上团圆饭对嘉惠来说,能够在华乐路上遇到这样一个懂得她,包容她,支持她的未婚夫,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。“我很庆幸在生命中有他,很多时候我的一些理想,旁人都不理解,可是他却懂得,有时候就算他不懂得,他也会尝试去理解,即使无法理解,他还是会盲目地去支持。”在家庭方面,父母都对嘉惠非常的谅解,作为一个古筝师,嘉惠属于“两袖清风”者,可是家人从来都没有反对她走上这一条看起来“前途无亮”的工作。“就拿农曆新年来说,每一年的团圆饭,我都赶不及回家和爸爸妈妈团圆,因为新年是华乐演出的旺季,我当然可以不参与演出回家吃饭,可是站在现实的角度,我还是需要赚钱,这个时候,妈妈都会很谅解地叫我安心表演,团圆饭只要全家人坐在一起,就可以吃了,不一定要在那一个日子。”后记:学生的生日愿望嘉惠有个心愿:开一间‘像样’的琴斋,而不是设立在住家的琴斋。可是古筝师总是没有办法赚大钱,所以这一个愿望,一直只是个愿望。嘉惠有个50岁的学生,一直记住了嘉惠心愿,在她生日的前夕,给身边的朋友发了短讯:我50岁的生日愿望是为我的古筝老师筹一笔琴斋建设基金,请大家不要为我买任何生日礼物。只要乐绢一个红包作为基金就好,谢谢!生日后的一个星期,她递给嘉惠一个装满红包的袋子,笑着对嘉惠说:‘我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,只是一个小小意思,你千万不要不好意思或推来推去的。’嘉惠没有推辞,默默地把袋子收下,转头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笑琴斋,弹的是筝,用的是心。/SE7EN‧报导:梁盈秀‧2010.10.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