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天让我发现我妈的秘密,瞬间让我觉得很噁心…最扯的是她居然还

571 2020-07-16 545
有天让我发现我妈的秘密,瞬间让我觉得很噁心…最扯的是她居然还

请不要激动。

不管你是正义魔人还是同情我的人,

信或不信都好,既然这里是一个匿名的平台,我可以分享,

也希望藉由这里让我抒发我没办法和现实生活中的人说的羞耻事,藉由书写来获得一些救赎的可能。

我今年大三,不过我的大学生活大致上是毁了。

不,我这个人生整个都毁了,因为我的妈妈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,我从小就是我妈一手带大的,从小就常常有叔叔伯伯来我们家,

有些还有过夜,从小到大看过不只十个吧,我小时候都还天真的以为那是我妈的朋友,

是我到高中的时候才知道,那不只是朋友……当然,我不能去限制她的交友圈,这没什幺,

她到今年也才将近40岁,有时候有需求我可以理解,所以我也尊重她没有说过什幺……

可是……在我高三的时候,我非常记得那天。

2013年4月16号礼拜二,考完学测之后教官管高三都管得很鬆散,我跟同学就说好要一起翘课去打网咖,

不过因为我钱包忘记拿,通常这时候我妈都会出去上班,所以我就骑脚踏车回家拿钱包。

骑到家,发现门口有好几双鞋,客厅里传来一些喘息声……还有音乐的声音……

我用我的钥匙转开锁,把门打开

那三个还是四个的男人以及我妈停止动作看向我。

那一秒,视线聚集在我身上的那一秒,彷佛过了一年之久……

我看着地上,清了清喉咙,一眼也没有瞧过那群噁心的人,

我走进房间,拿了我的钱包,然后穿过急忙穿上衣服的人们,关门。

我也没心去网咖了……

我坐在公园里,努力想抹去我刚才所遇见的事,我虽然一个正眼也没瞧向他们,

但是那个味道、场景、以及气氛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,真的好噁心……尤其是知道那些人并不只单纯的那些人时……

其中一个大叔是住在我们家隔壁、从小就会带我去夜市打气球、甚至有时联络簿还是他签的……

还有老李和小白……他们抽烟、嚼槟榔、身上都有着半狎刺青,以世俗的眼光他们是流氓,

可是他们教会我许多事,教我怎幺说台语、怎幺注意那些是不该接近的人、那时候应该要打交道,

我在学校人缘会变好,很大一部分都託他们的福,没想到,这是第一次他们三个以这种姿态出现在我面前。

原来他们都是为了....而对我好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有人问起我和妈妈关係怎幺样?其实在高中毕业以前我和我妈的关係都不错,

在那件事情之后我也和妈妈有好好谈过(三个叔叔有两个有老婆了),

我只和妈妈说,不要再让我看见那三个叔叔以外其他都好。

这是表面上的处理方式,其实打从心底我从那件事之后我就恨透我妈,我演的很像,

还是乖小孩、还是会跟我妈聚餐、让这一切如同什幺事情都没发生过。

所以我很久没跟我妈好好的聊过天了。

我的意思是真心的聊天,真心的告诉她我多幺对她的行为感到噁心。

幸好我上了大学,更换生活圈、社团生活沖淡了我这件事,虽然我还是住家里。

大一下某天晚上我第一次带社团的几个同学来我们家打2K,就称A B C吧。

我妈其实很好客,每次我带同学回家他都会很热情的招呼,

其中B同学很有长辈缘、台语又好,跟长辈说话很有礼貌很亲切,是很会打关係的人,

我妈在那裏问他们哪里人?在宜兰什幺地方?在高雄什幺地方?很轻鬆的陪在我们旁边边玩边聊。

事情开始慢慢好转,我也几乎没再看过我家有陌生男子或是那些叔叔进出我们家,反而我妈开始学着用电脑上网、用智慧型手机。

时间很快过了两年,到了今年过年。

你们知道吗?那些见不得天日的秘密通常都不是被挖出来的,都是意外,没有一件事是可以藏的很完美的。

我用我存的钱送我妈一台ipad mini(我大一就开始打工赚钱了),等于她的line和手机是同时同步化的,

我妈通常会拿ipad追韩剧,我有时也会用来看影片。

寒假过后开学第一週,第一节课老师通常在介绍课程,所以我随手就带着我妈的pad去学校想说打发时间,

在早十第一节课打开twitch,想乱看一些直播时,我发现line通知上有我同学B的名字……

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。

你们一定觉得很扯,想要证据,我很抱歉,如果我能够再拿到那台pad,我愿意截图。

婊子,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说我妈,但是,干你娘臭婊子。

我看着他们的对话,还提到A和C还有另一个同学的绰号,接着B问我,下午的课会去吗?叫我帮他跟老师请假,我说好。

下午的聚会没有A和C,但有B和另外两个社团学长。

我这次一点都不冷静。

下午三点我又站在我家门口。

我手上拿着球棍,我不断的想我进去该如何好好的揍他们一顿,最后我站了一个小时半,他们打开门看到我站在门口。

B看起来有点慌张,但还是开了口:「我刚打你电话没接,我们就来你家找你,发现你不在家,你要不要去打球?」

他的每个字我都听的很清楚,不折不扣的谎言,更别说他还请我下午帮他请假了。

他算準了我答应的事就会做到,大一到大三他好几次的翘课都会问我我会不会去上课,原来都是为了这件事,干,真的好噁。

我瞪着他们三个,我妈站在后面,我妈看着我的表情,我突然觉得很好笑……

我没有狠狠的揍他们,我绕过我妈跟那几个人,我砸烂我家所有可以砸的东西,直到球棒断掉,

我倒在地上哭、手臂上被断棒刮出好几个伤口,我以为会有警车来,我妈叫了救护车,我在医院表现的正常,伤口包扎完我就出院了。

然后我整整一个礼拜没有睡觉、没说过任何一句话。

我没去上班,我把手机关机,找一间不会有人找到我的破旅馆。

我买便利商店的食物回来吃,看电视、睡觉、出门买东西吃、看电视、睡觉。

我觉得不够。

所倖存的钱够多。

我自己坐火车到其他县市,有时睡旅馆、有时睡公园,我这两个礼拜才把手机开机,我觉得我回不去那个地方了。

我想换个地方好好生活,我爱我妈,这幺做并没有错,我告诉自己。但我就是无法面对这一切,面对我的朋友,面对我妈。

是呀,世界上的事情可以用爱去原谅,可是我就是做不到,我又不敢自杀,这真的很痛苦。

谢谢这个平台,让我可以以匿名的方式说完我想说的话而且可以得到回应,我不管你们觉得创作或幻想,这就是我的人生。

谢谢你们。